1. <bdo id="5c7pj"><dfn id="5c7pj"><thead id="5c7pj"></thead></dfn></bdo>

      <bdo id="5c7pj"></bdo>

      內經研讀

      要求“神”合,不必求“形”合——談中西醫結合問題

      蒲輔周

      [文章下載]

      【摘要】  

      【關鍵字】  

      中圖分類號:文獻標識碼:文章編號:

      要求“神”合,不必求“形”合——談中西醫結合問題

      實踐已經證明,中西醫結合大有成效,二者結合解決了不少單靠中醫或西醫所不能解決的許多疑難問題??墒嵌叩睦碚擉w系究竟有別。所以,牽強附會地硬搬現代醫學的名詞和概念,放棄中醫的辨證論治,往往會弄巧成拙。

      眾所周知的“乙型”腦炎,姑且不談病隨體質差異等因素的變化,僅就病邪而言,中醫就有偏暑與偏濕之別。故爾在治療上一側重清熱,一側重利濕。對于現代醫學所謂之高血壓病,就有即等于中醫肝陽上亢的說法,遏之則鐵落、赭石、膽草、白芍、丹皮之類,一派清潤潛降,結果有有效者,有不效者,甚有僨事者,究其原因,不外對證與不對證。就以鄧某某和艾某某而言,同屬高血壓(參見《蒲輔周醫案》第24頁),一為肝腎陰虧,真陽浮越,故以益陰潛陽論治;一屬肝郁血熱,故從平肝著手,終用肝脾兩調而收功。另有陳某某,1964年因脾功能亢進,主治者以脾大屬血瘀血熱,乃以攻逐為主,最后選用了蟲以搜剔,結果大便所下呈不可名狀之物,病人全身狀況較前大為衰退,不得已作了脾切除術,中藥治療亦改弦易轍,方才基本穩定。八年后全身浮腫,以午后下肢為甚,大便日行三次而不成形,脈大鼓指而空,舌光無苔而不思飲,血壓在160150130120 mmHg之間波動,飯后口中有蘋果味。整個情況屬脾腎兩衰,陽氣浮越,故治療用甘酸斂陰、甘溫育陽,而斂陰忌其膩,育陽戒乎燥,服至五六劑,血壓下降至13090 mmHg,腫減大半。十余劑后大便成條,一日一行,竟穩定兩年左右。此病若因血壓高而以肝陽上亢論治,不啻落井下石。喻嘉言曾說過:“如此死者,醫殺之耳”,這句話每個醫生都要時時引以為戒。

      麻疹,現代醫學認為系傳染病,中醫則認為“雖為胎毒,多為時行”,既強調傳染,亦注意內因,因麻疹以透發為順,一般治療以辛涼宣透為主??墒?/span>1945年成都發大水,家家戶戶水深盈尺,秋后小孩出麻疹,色不甚紅艷,隱于皮下,用辛涼宣透幾乎無效。后考慮到濕遏,采用苦溫化濕法,往往一劑即見透發,告諸同道,試用皆稱滿意。1965年,有龔姓小兒出麻疹,先用中藥銀翹、白虎,同時注射西藥青、鏈霉素,而低燒不退,小兒反見神疲,改用小劑當歸四逆湯,桂枝僅用八分,一服后麻疹透發如云,以后即按一般常規調理而愈。

      再以肺炎而論,有人認為即是中醫所謂之肺火,所以要消肺之火“炎”,就須用銀、翹、芩、連、知、梔之類。還有人認為只有溫病才涉及肺炎,這些論點,實屬偏見。證之臨床,肺炎初期屬風寒者,可選用十神湯、三拗湯;挾里熱者,可選用麻杏石甘湯、越婢湯之類;確系風溫,可選用銀翹散、桑菊飲或加減葳蕤湯。若有兼證,尚應靈活加減。我亦曾用桂枝加厚樸杏子湯治療肺炎,此方乃《傷寒論》方,由此可見不必拘于病名,總以對證為要。

      急性黃疸型肝炎,多解釋為濕熱,而用藥幾乎皆為茵陳蒿湯、梔子柏皮湯。這未免太簡單化了。確為濕熱亦要分陰黃、陽黃。臨床上??梢姷近S未退而脾腎陽氣大損者,皆系苦寒太過,濕熱未去,陽氣已衰,實在可嘆。無黃疸型肝炎,有傷于情志,有傷于過勞,有傷于失治,因此更不可動輒茵陳、梔子。傷于情志者,決非單靠藥物能奏效;傷于過勞者,必先節勞而后藥方能奏效。同時,還要從整體著眼,不要死拘于肝膽,如一例肝炎患者,多方治療轉氨酶不降,我直接調整其脾胃,而轉氨酶自降。

      近年來,人們習用活血祛瘀治療冠心病,此法非不能用,但不可濫用。如謝某某,膽固醇、脂蛋白偏高,用了草決明、山楂、枳實、郁金、菊花、丹參、虎杖之類的藥物后,病人反而頭暈加劇,心跳加快,更出現氣短、疲倦、大便溏等癥,而膽固醇、脂蛋白并未見明顯降低。治者囑患者少吃糖,而患者卻謂“一年中都很難吃幾次糖食”。改用補益中氣法治療后,上述諸癥明顯減輕,這樣反復幾次后,病人說:“我不懂醫學,但不知自身感覺是否是治療正確的標志?吃了那些降膽固醇的藥反而加劇,一吃補益中氣的藥,癥狀立即減輕。原來以為是偶然的,但幾次反復后證明決非偶然,這其中一定還有別的道理,希望大夫們研究研究。”像這樣的病人,可以說是醫生的一面鏡子,應當時時自照為要。更有把冠心病與瘀血等同起來,似乎舍活血祛瘀別無二法,這就更背離辨證施治的原則了。如聶某某,年已七旬,老年之人陽氣與陰血皆衰,可是卻連續使用紅花且達五錢之多,愈破愈傷正氣,陽氣衰,氣行不足,所以兩足感到寒甚,這樣的治療實在令人擔心。試看不少有識之士對此病的治療,陰虧者滋陰,陽衰者扶陽,痰阻者豁痰,有瘀者逐瘀,或分用或合用,以證為準,法度井然。此病大多本虛標實,故擬雙解散,扶正祛邪并行,但此方亦不可死執,還是應與證合參?!督饏T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病脈證并治》有“胸痹心中痞氣,氣結在胸,胸滿,脅下逆搶心,枳實薤白桂枝湯主之,人參湯亦主之”的明訓,這就是典型的辨證論治。有些處方不依法度,用藥龐雜,大隊齊出,有許多藥是根據現代藥理研究及試驗能擴張血管云云,如按此開方,發現一種擴血管藥則增加一味,推而廣之,不知要多大一張處方才能容納得下。

      有何某某,女,因受寒而致每次行經即發生麻木抽搐,經后始平,察其脈證乃血虛而風寒內侵,久治不去,采用溫經祛風,繼之氣血兩補,數年之疾竟得痊愈。此病者曾經某醫院檢查,血中磷鈣較正常人低,自服中藥后,隨著癥狀減輕、消失,血中磷鈣亦趨正常。當時用藥又何嘗查藥典,看哪些中藥含鈣多,哪些中藥能促進鈣的吸收??梢妰煞N理論體系雖異,但治療對象則一,因此在客觀上有相同之處,隨著科學的發展,二者之間必然會有更多的共同語言。所以,在臨床上不必東施效顰,應始終注意辨證論治,要求“神”合,不必求“形”似。

      協助整理者按: 這里記錄整理了蒲老多次對蒲志孝醫師所談關于中西醫結合問題的看法和體會,其中所指出的問題,當前仍然存在,因此整理蒲老的談話對某些流弊能起到針砭作用。蒲老提出要求“神”合,不必求“形”合的主張,至今仍有很大的現實意義。

       

       

       

       

       

      蒲輔周論溫病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

       

       

      友情鏈接

      女人ZOZOZO禽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