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c7pj"><dfn id="5c7pj"><thead id="5c7pj"></thead></dfn></bdo>

      <bdo id="5c7pj"></bdo>

      內經研讀

      《內經》論疾病的發生和治療

      金壽山

      [文章下載]

      【摘要】  

      【關鍵字】  

      中圖分類號:文獻標識碼:文章編號:

      《內經》論疾病的發生和治療

      一、 疾病發生的根據是在內因而不是外因

      《內經》論病,注重內因,認為人體的正氣虛,如陰陽偏勝,偏衰(“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陽虛則外寒,陰虛則內熱”),氣血不和(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而生),抗病力弱,是發生疾病的根本原因。同時認為風雨、寒熱、飲食、情志、性生活過度等(夫百病之所始生者,必起于燥濕、寒暑、風雨、陰陽、喜怒、飲食,居處)都能成為致病的外來因素。但疾病發生的根據是內因而不是外因。“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是《內經》的著名論點,也是中醫學發病理論的基本觀點。

      二、 疾病是可以認識的

      《靈樞·九針十二原》篇說:“今夫五臟之有疾也,譬猶刺也,猶污也,猶結也,猶閉也。刺雖久,猶可拔也;污雖久,猶可雪也;結雖久,猶可解也;閉雖久,猶可決也?;蜓跃眉仓豢扇≌?,非其說也。夫善用針者,取其疾也,猶拔刺也,猶雪污也,猶解結也,猶決閉也。疾雖久,猶可畢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術也。”這就說明疾病的存在,好像肉中的刺,衣上的污點,繩上的結子,閉塞不通的水道。它的產生有一定的條件和根據。因此,也有一定的條件和根據可以除去,猶如刺的可拔,污的可洗,結的可解,閉的可通,形象地駁斥了“言久疾之不可取”,是錯誤的。同時也承認“不可治”的病是有的,但這只是還沒有認識這個疾病的本質,因而“未得其術”。這個觀點是正確的,盡管對某一種疾病的認識有一個過程,然而客觀存在的事物,人們總是從不知到知,由知之不多到知之較多,逐步認識它,掌握它的規律,找到戰勝它的方法的。這個思想是積極的,它啟示我們醫學也是不斷發展的,是能從“未得其術到得其術”的。

      疾病,是可以認識的: 但要認識它,是要下一番工夫的。首先是診斷。在古代,只能強調望、聞、問、切直觀的診斷?!端貑?middot;陰陽應象大論》說:“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聽聲音,而知病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觀浮沉滑澀,而知病所生。以治無過,以診則不失矣。”《素問·脈要精微論》也說:“切脈動靜而視精明,察五色,觀五臟有余不足,六腑強弱,形之盛衰,以此參伍,決死生之分。”《素問·徵四失論》說:“論病不問其始,憂患飲食之失節,起居之過度,或傷于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妄言作名,為粗所窮。”舉這三段文字,可以看出《內經》對于疾病的診斷,提出望面色、聽聲音、問病情、按脈搏的具體方法,并且提出要客觀地,全面地看問題,所謂“以此參伍,決死生之分。”反對主觀性、片面性、斥為“妄言作名,為粗所窮”?!秲冉洝返倪@種思想,形成中醫學以望、聞、問、切“四診合參”診斷疾病的優良傳統。

      古代對于醫生的評比,把視尺膚、診寸口、望面色三種診術都能掌握的稱為“上工”,上工十全九;掌握兩種的稱為“中工”,中工十全七;只能掌握一種的稱為“下工”,下工十全六。(見《靈樞·邪氣臟腑病形》)《周禮·天官》也記載對于醫生的考績是:“歲終則稽其醫事,以制其食。十全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為下。”這些評比考績制度的建立,無疑對于醫療技術的提高,起著一定的保證作用。

      三、 疾病是可以預防的

      治未病是《內經》的指導思想,能治未病者稱為“上工”?!端貑?middot;四氣調神大論》說:“夫病已成而后藥之,亂已成而后治之,譬猶渴而穿井,斗而鑄錐,不亦晚乎!”這是因為它認為疾病的發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從地下冒出來的,而是人體內部逐漸發生變化的結果。這在《靈樞·玉版》中說得很清楚:“夫癰疽之生,膿血之成也,不從天下,不從地出,積微之所生也。故圣人自治于未有形也,愚者遭其已成也。”指出高明的醫生就在于當疾病還未形成的時候就能防治。及其已病,則應早治。因為疾病的發展終是由淺入深的,《素問·繆刺論》說:“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孫脈,留而不去,入舍于絡脈,留而不去,入舍于經脈,內連五臟,散于腸胃,陰陽俱感,五臟乃傷。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于五臟之次也”。故“善治者治皮毛。”所謂治“皮毛”,并不是一定指具體的皮毛,而是借作比喻,說明當疾病在萌芽狀態的時候就要消滅它(說見《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唐代王冰闡發說:“故善治者治皮毛(止于萌也);其次治肌膚(救其已生);其次治筋脈(攻其已?。?;其次治六腑(治其已甚);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治其已成。神農曰:“病勢已成,可得半愈。然初成者獲愈,固久者伐形。故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論述扁鵲過齊時說:“疾之居腠理也,湯熨之所及也;在血脈,針石之所及也;其在腸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雖司命無奈之何。”也有相似看法??梢妼膊撛缙谥委?,這條規律,是古代醫生從實踐經驗中總結出來的。但是,《內經》論述得辨證,認為病勢已成,只要沒有到“固久者伐形”的地步,也并不是不可治,不過晚了一些,治愈率和死亡率就只能一半對一半了。因為《史記》記述的是流傳的故事,而《內經》則是科學的論著。

      四、 治病必求于本

      “治病必求于本”,是《內經》的一句名言。“本”是本質,治病要抓到它的本質,這個道理誰都知道,誰也沒有說過頭痛就醫頭,腳痛就醫腳,但對每一個疾病本質的認識可不容易,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是不可能完全認識的(有的直到現在,還不能完全認識,例如腫瘤),只能樸素地把“本”歸結 為陰陽的變化。治本,就是要掌握陰陽變化發展的規律,因勢利導,所謂“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衰而彰之”(《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就是說在病勢輕淺的時候,就向外發散它;病勢深重的時候,只可用藥或其他治療,稍減其勢,不能硬拼(中醫稱為攻邪),硬拼只會傷正氣;等到病勢衰退的時候,卻要跟蹤追擊,徹底治療,斷其病根。著重在一個“因”字,目的就是利用和調動“正氣”的抗病力量,因勢利導,祛邪而不傷正,才是根本的辦法。所以《內經》又說:“方其盛也,勿敢毀傷,刺其已衰,事必大昌。故曰: 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謂也。”(《靈樞·逆順》)這里,所謂勿敢毀傷,并不是對疾病無所作為,而只是說這時不能直接攻邪,應該用其他方法保護正氣。例如中醫治療熱性病邪在氣分流連,用益胃之法,令邪與汗并,熱達腠開,邪從汗出;邪留三焦,用分消走泄之法,開戰汗之門戶。凡此,都為調動正氣力量,用以扶正達邪的措施。一個高明的中醫,不但善于攻,而且善于守。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內經》對此,是持批判態度的,認為毒藥當然可以用,但不能用到“瞑眩”的程度?!端貑?middot;五常政大論》說:“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無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養盡之,無使過之,傷其正也。不盡,行復如法。”意為藥物一般都是有毒性作用的,用以治病,對病只可十去其六、七、八而止。即使無毒的藥物,治病也只可十去其九。因為藥物終歸是藥物,不宜多服久服,超過一定限度,反而要傷“正氣”?;謴徒】凳且抗热夤说仁澄飦碚{養的。這里,“無使過之,傷其正也”應與“不盡,行復如法”聯系起來看,指出對疾病當然要根治,如果沒有治好,可以重復一個療程,但不能完全依靠藥物。

      正氣,是人的根本,疾病發生的根據,抵抗疾病的力量?!秲冉洝诽岢?ldquo;治病必求于本”,實際是把治療的重點放在扶助正氣上面,形成了中醫治病刻刻固護正氣的良好醫學思想。

      五、 因地因時因人制宜

      《內經》在《素問·異法方宜論》中論述治療疾病在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方法,如砭石、藥物、艾灸、針刺、導引、按蹺等等,歷來被認為中醫對于疾病的治療有“因地制宜”這一原則的理論根據。這里還道出了一個真理: 醫學來源于勞動人民的實踐。砭石從東方來,毒藥從西方來,灸焫從北方來,九針從南方來,導引按蹺從中央出,都是當時當地勞動人民跟常見疾病作斗爭的發現和發明,不是什么“天才”創造出來的。在因時制宜方面,《素問》七篇大論連篇累牘地論述五運六氣,歸結到對疾病的治療上,即是因時制宜。不但要注意到在正常的情況下,四時的氣候有不同,而且要注意到四時氣候還有異常變化,所謂“夫六氣正紀,有化有變,有勝有復,有用有病,不同其候。”(《素問·六元正紀大論》)五運六氣,實際是古代的氣象醫學,有很多合理成分,值得研究。至于因人制宜,則人有陰陽,形有肥瘦,氣血有多少,老少有盛衰,治療當然也各有不同,散見于《內經》各篇者不少,茲不縷述。治病,熱者寒之,寒者熱之,盛者瀉之,虛者補之,對證下藥,這是常法;但是,不注意到因地、因時、因人制宜,不懂得“熱無犯熱,寒無犯寒”的禁忌,不考慮到“熱因熱用”、“寒因寒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的變法,就會“寒熱內賊,其病益甚”(《素問·六元正紀大論》),就會“損不足而益有余。”只有通常達變,才真正做到“治病必求于本”,才得到了中醫辨證論治的精髓。

       

       

       

       

       

      金壽山論外感病——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

       

       

       

      友情鏈接

      女人ZOZOZO禽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