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c7pj"><dfn id="5c7pj"><thead id="5c7pj"></thead></dfn></bdo>

      <bdo id="5c7pj"></bdo>

      內經研讀

      中醫要現代化,不要西醫化

      董廷瑤

      [文章下載]

      【摘要】  

      【關鍵字】  

      中圖分類號:文獻標識碼:文章編號:

      中醫要現代化,不要西醫化

      中醫現代化同中醫“西醫化”,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但有些同志卻認為中醫西醫化,就是中醫現代化。如果這樣來理解,那么,中醫就會變成不倫不類的西醫(社會上已出現這種現象)。這樣不但對中醫現代化造成阻力,而且還會導致中醫自身的消亡。這確是令人擔憂的。

      祖國醫學是偉大寶庫,已為人們所公認。其特點和優點,對后學的啟示其功非少。我們在學習古人的臨床經驗時,如能運用巧思,則常會獲得意想不到的療效,使人為之嘆服。茲舉兩個病例:

      一名四歲男孩,患肺膿瘍。經西醫用大量抗菌素及體位引流后,熱度退,膿瘍基本控制。但兩個月來數次胸透,患者右上肺膿瘍空洞始終不能吸收,且因體弱,不宜外科手術,于是改請中醫治療。經過仔細診察,見其毛發焦枯,拔之即起,苔膩口臭,腹滿便泄,胃口不開。追問知肺癰前已有這些現象,因之診斷其疳積在前,肺癰在后。推理而論,脾胃早虛,其肺空洞之不吸收,乃脾胃虛不能生肺金也。于是使用消疳扶脾之法,同時,幾次針刺四縫穴,放出多量黏液。兩周以后,再胸透,空洞完全愈合,患者形體豐潤,痊愈出院。這叫培土生金法。

      另一個病例,是塑料廠女工,32歲,患干咳月余,日夜不輟。用西藥抗菌素、止咳劑、甚至可待因等,以及用中藥宣肺清肺,而咳始終不止,困頓萬狀,求治于余。細察病情,舌脈無變,形體無損,胸透正常,只是干咳,但自訴性情急躁。這一提示,悟及尤在涇所說:“干咳無痰,久久不愈,非肺本病,乃肝木撞肺也。”其方用烏梅、牡蠣、當歸、白芍、川連、茯苓、甘草。藥只七味,且無止咳之品。師其法而僅服3劑,月余干咳就此得安;再服3劑,其咳霍失。這是制木安金法。想想古人誠不我欺也。由上兩例,可以一隅三反。至于其他疑難疾病,前賢觸類旁通的不計其數,足證祖國醫學的特點和優點。

      也有人說,中醫只能治慢性雜病,不能治急性熱病,這是片面的。中醫治熱病,方法很多,且重在給病邪以出路。傷寒病邪在表以發汗,實熱在腑用下法,濕熱內滯則滲利,實邪逗留膈上用吐法。它如麻疹齊透而毒泄,痘皰結痂而毒盡等等。這些都是對熱病給出路,中醫叫做開門逐盜,邪祛而安。這樣,遺患很少。

      當然,時代在進步,科學在發展,我們不能墨守成規,囿于一隅,而必須吸收新知識。我認為,中醫要現代化,首先中醫本身要加強,要堅定不移地站穩中醫的立場,我們應對中西醫不同的理論體系保持清晰的頭腦,使之逐步地結合,進而殊途同歸。如果離開歷經千錘百煉的古典論述,而欲完成中醫現代化,猶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中醫治病,重在理法方藥,其方其藥,均須由醫生來指揮。但是長期以來,醫學界卻存在著由藥物來指揮醫生的流弊。把一病一方羅列案前,按圖索驥;也有簡單地把某藥某方制成“成藥”,固定地來治某癥或某病,而拋棄了中醫辨證論治的原則。這種不要中醫傳統的做法,是另一種將中醫西醫化的表現,即使一時取效,也是偶合。對此,必須引起重視。

      總之,疾病的發生和發展,有其初期、中期和末期的過程。特別是急性熱病,在這三期,變化更多而迅速。其每期的轉化,決不會全然一樣,有因人、因時、因地的不同,醫生在處理上難道可以以不變應萬變嗎?前哲對各種疾病在不同階段有其不同的方法和措施,我們決不能刻舟求劍,膠柱鼓瑟。

      中醫確是我國的“國寶”,我們不能把它當做“古董”,更不應在研究中說什么守舊、復古。只要我們堅持不斷地“推陳出新”,這顆學術明珠一定會重放光芒,永葆青春。

       

      董廷瑤論兒科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

       

       

       

      友情鏈接

      女人ZOZOZO禽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