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5c7pj"><dfn id="5c7pj"><thead id="5c7pj"></thead></dfn></bdo>

      <bdo id="5c7pj"></bdo>

      內經研讀

      試談五行

      丁光迪

      [文章下載]

      【摘要】  

      【關鍵字】  

      中圖分類號:文獻標識碼:文章編號:

      試談五行

      自從黨的“百家爭鳴”的政策提出以來,學術界爭論風氣大大地活躍起來,我們中醫界也并不例外,也想通過爭鳴,把祖國的醫學遺產進一步發揚光大起來。從最近所接觸到的,五行學說的存廢問題已成了一個爭論的焦點。大部分中醫同仁認為陰陽五行是中醫學術的理論體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仁認為五行是空洞唯心的,在臨床上沒有用處;個別的還提出“五行說在中國醫學上應早予揚棄的”(見《新中醫藥》1956年,第10期,章次公文),究竟五行學說與中醫的關系是怎樣?要不要揚棄?這是值得慎重研究的。

      五行學說的發源與演變,已經由很多學者,有所論證,我著重談的是五行學說與祖國醫學的關系。首先是五行學說與中醫結合的時代問題,究竟是原始五行說就與醫學聯系的呢?還是以主觀唯心意識摻入醫學的,關于這一點,我們從文獻的考證,可以了解,五行說在很早時代,就與醫學結合了,中醫的五行說是具有自然科學的基礎的,我們的根據是什么呢?大家知道,祖國醫學,與古代人民的勞動生產,尤其是農業生產,是有密切聯系的,所以,我們談到藥物創造,就每每提到神農嘗百草的傳說,這種傳說是指出了農業勞動與醫學創造有它不可或分的密切關系,古代人民既然能夠在農業生產中,發現自然界有這樣一個五行的辨證規律,掌握了它,可以有利于生產,有利于認識宇宙間物質,那么再拿它來聯系和說明與生活、生產所不可或缺的醫學問題,這是很自然的事。同時,文獻的記載,是更令人信服的,如《周禮》上面,食醫有“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調以滑甘”,疾醫有“以五味五谷五藥養其病,以五氣五聲五色視其死生”,瘍醫有“凡療瘍、以五毒攻之、以五氣養之、以五藥療之、以五味節之”等記載,又如《左傳》上面昭公二十五年有:“天地之經而民實用之,則天之明,因地之性,生其六氣,用其五行,氣為五味,發為五色,章為五聲”,尤其是昭公元年,有記載一段秦醫和的說法,他說:“天有六氣,降生五味,發為五色,征為五聲,淫生六疾,六氣曰: 陰、陽、風、雨、晦、明也,分為四時,序為五節,過則為災”,我們從這些方面去考察,難道還不能說明五行學說在很早時代就已結合了中醫學嗎?

      第二是五行學說是不是指導中醫學問題,關于這一點,我們認為,中醫學中,不僅僅是含有五行說,而且是由原始五行說指導和裝備了中醫學,原始五行說包含有兩種因素,一種是五方說,一種是五材說,而這兩種學說,是最早的自然科學,因此,它的精神實質,也就很自然地滲透了自然科學之一的中醫學,這種說法,是不是牽強附會?不,說出來大家都很熟悉,我們不是常常說嗎?“人與天地相參”、“人身是一小天地”,誰不承認,這種“天地人”的觀念,是中醫的學術觀念,那所謂“天”是什么呢?還不是五方說的變詞,指的是自然現象,所謂“地”又是什么呢?還不是五材說的變詞,指的是宇宙間物質現象,人是自然界的一個生物,與五方五材是息息相關的,祖先們就拿這種五方五材的知識,來聯系和認識人身的變化,作為祖國醫學的立說基礎,所謂“上窮天紀,下極地理,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使祖先們與疾病作斗爭的寶貴經驗,從此就能夠逐漸的演繹、擴充而發展起來,豈不是一個偉大的成就,所以,追根溯源,我們應該承認,五行學說,是中醫事業的大功臣,是中醫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如其還有懷疑,我們可再溫習溫習經典,《素問·寶命全形論》上說:“天復地載,萬物悉備,莫貴于人,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素問·舉痛論》上又說:“善言天者,必有驗于人,善言古者,必有合于今,善言人者,必有厭于己。”《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上又說,“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收藏,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藏,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愛恐”(所謂五志,這是人類生命活動的表現),這許多反復諄諄的記載,不都是五行學說的具體演繹嗎?作為一個中醫,能夠脫離這個學術思想指導嗎?當然我們能夠認識歷史,也不會忘懷歷史,在祖國醫學最被帝國主義和反動派凌辱的時候,是有些人,曾經割斷歷史,不承認這些理論的,如說,“血脈經絡骨髓,深藏而不可見也,陰陽表里,味而難征驗也”,又說,“國醫取戾之道,固在醫經!不在經方也”(以上均見傷寒今釋),從一證一方機械研究的,這是不全面的,不能真正發揚祖國醫學的,今天要能善于繼承和整理中醫學,我個人認為,五行學說是不能造次揚棄的。

      第三是五行學說是不是中醫的學術體系的問題,關于這一點,我們認為,五行學說與陰陽學說結合起來,成為中醫學術中不可或缺的理論體系,照理來講,凡是中醫,都很熟悉,但是,為了對五行問題說得更清楚起見,再重點地把五行體系,略述一些我的看法如下,中醫的整個系統,它是包含有許多環節的,如“病因”(相當于病因學、衛生學等),“藏象”(相當于解剖生理學,亦包含一部分病理學等)、“病機”(相當于病理學)、“病能”(相當于證候學,也包含一部分病理學)、“診法”(相當于診斷學)、“治則”(相當于治療學、方劑學、藥理學等)等等,現在我們就從這許多環節之中,來認識五行學說的精神實質,看它是不是中醫學術的體系,先拿“病因”來講,上面已經提到,如,“天有四時五行,以生寒暑燥濕風”,《素問·生氣通天論》上又說,“四時之氣,更傷五藏”,《六節臟象論》上又說:“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朞之日,周而復始,時立氣布,如環無端,候亦同法,故曰: 不知年之所加,氣之盛衰,虛實之所起,不可以為工矣。”這些說法,不是都貫徹著五行學說,以說明自然與人體的利害關系嗎?而且它還強調一句說,“不知年之所加,氣之盛衰,虛實之所起,不可以為工矣”,于此,可以了解五行學說在病因方面的大略了。再拿“藏象”來講,它論內藏,有肝心脾肺腎的系統,在軀殼,有皮肉筋脈骨的配合,在情志,有喜怒思愛恐的描寫,在氣色,有青赤黃白黑的表現,在聲音,有宮商角征羽的分類,如此等等,五行學說,已把一個人的生理活動表現在各方面的情況,都有機地比較系統地組織起來了,再拿“病機”來講,它的體現五行精神,大致上又有以下兩種形式,一種是根據五藏來寫的,如《素問·至真要大論》上說:“諸風掉眩,皆屬于肝,諸寒收引、皆屬于腎,諸氣郁,皆屬于肺,諸濕腫滿,皆屬于脾,諸痛癢瘡,皆屬于心,”這是一種寫法,尚有另一種呢?是根據五氣來寫的,如同上篇又說:“諸痙項強,皆屬于濕,諸躁狂越,皆屬于火,諸暴強直,皆屬于風,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屬于寒,諸嘔吐酸,暴注下迫、皆屬于熱,”等等,這是又一種寫法,以上經文,無論哪一種,都是根據五行精神安排的,亦是五行說在病機方面的大略,再拿“病能”來講,這是后世“證候群”體系的發源,亦是中醫臨床最突出的地方,它的貫徹五行精神,與病機寫法相同,亦是一部分根據五時五氣,另一部分根據五臟的系統,如《素問·金匱真言論》上說:“東風生于春、病在肝、俞,在頸項,南風生于夏、病在心、俞,在胸脅,西風生于秋、病在肺、俞,在肩背,北風生于冬,病在腎、俞,在腰股”,又說:“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脅、長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風瘧,冬善病痹厥”等等,這是一種寫法,如刺熱篇,有肝熱心熱脾熱肺熱腎熱等癥狀的描寫,刺瘧篇,有肺瘧心瘧肝瘧脾瘧腎瘧等癥狀的描寫,《素問·咳論》,有肺咳心欬肝欬脾咳腎咳等癥狀的描寫,這是又一種寫法,這兩種記載,都是以五行體系歸納病能各個方面的。再以“診法”來講,它主要就是抓住藏象上的改變(也就是病理和癥狀上的表現),運用五行方法,來認識疾病,決斷預后,并且指導治療的,如同上文已經提出的,“以五氣五聲五色視其死生”,《素問·移精變氣論》上更說:“上古使僦貸季理色脈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時八風六合,不離其常,變化相移,以觀其妙,以知其要,”《素問·藏氣法時論》上又說:“合人形以法四時五行而治……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更貴更賤,以知死生,以決成敗,而定五藏之氣,間甚之時,死生之期也”,這些說法,都是五行精神體現于診法方面的大略。再以“治則”來講,同樣地體現著五行學說的精神,如同上面也已經提到了,“以五味五谷五藥養其病”等,《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上又說:“治不法天之紀,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素氣·藏氣法時論》上亦說:“毒藥攻邪,五谷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益精氣,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或軟,四時五藏,病隨五味所宜也”。這些說法,不是在治則方面,又一次地體現了五行說的精神嗎?以上數點,僅僅是舉出一些概略,然從這些材料之中,已很明顯,五行學說在中醫學術之中,構成了它的一套體系了,運用五行說,可以從病因、生理、病理、癥候、診斷、治療等一系列的聯系起來,而且這種五方、五時、五氣、五藏、五志、五聲、五色、五脈、五時病、五藏病、五氣、五味、五谷、五菜等等,都有它的物質基礎,都有它的一定的相互關系,特別是一連串的配合起來,互相聯系,互相促進,互相制約,是能夠反映出客觀事物變化的辯證規律的,所以,我們毫不懷疑,五行說是裝備了中醫學,五行說是中醫的學術體系,而且,這種體系,它在臨床上是確有現實意義的。

      以上我們從三個方面來討論五行學說與中醫的關系問題,指出了原始五行說已結合了中醫學,五行說在中醫學上起著指導作用,五行學說是中醫的理論體系,尋流溯源,各方面都有充分的事實,令人信服,所以,我們認為五行說與中醫學,是有它的密切關系,不可分割的。

      此外,我認為尚有兩個問題,亦是值得討論的,一是認為《內經》上是談五行的,到了仲景就不談了,因此,五行在臨床上是沒有實用的,可以保留,或者干脆把它摒棄了,另一個是認為研究中醫,可以這樣分工,重視理論的,專搞理論,做臨床工作的,專搞臨床,把理論與臨床分別開來,關于這樣兩個意見,是不是有利于發揚中醫學術?我想把它分析一下。

      第一個意見是認為仲景不談五行,他的根據是些什么?從討論中所聽到的,約有三點: 在《傷寒論》里找不到金木水火土的字眼;② 仲景傷寒論自序里有“各承家技、始終順舊”兩句話,可以明了仲景有革掉五行精神的;③ 《金匱·藏府經絡先后病脈證篇》的“治肝補脾之更妙也”一段,完全可以證實五行是無用的胡說。當然,古書里面(不僅醫書是這樣),是有一些問題,需要我們正確對待的,然而,一個科學工作者,憑了這些意見,就能作出肯定的結論,說什么仲景不用五行,并且以此來反對五行,照我看來,這樣學術態度,未免有些粗草,仲景是不是運用五行呢?我們認為,他是真實而且善于運用五行的,試從仲景書來談,他論傷寒,就是以“五氣”為根據,所以開宗明義,即提出了中風、傷寒、溫病、濕病、中暍等等,在這些大眼目里,已具體地體現了五行學說的精神,與上文指出的《內經》的病因癥狀等各方面的五行體系,是一個明顯的承襲(又與《難經》傷寒有五的學說一致),我們讀《傷寒論》,如其不懂得這些仲景撰用《素問》之意,在六經辨證,就會很模糊,為什么太陽篇里有麻桂證,又有葛根證,大青龍證,甚至白虎證等等呢?主要原因,就是五氣之病,都可以有太陽的經過,但五氣之癥狀和治療,各有不同,所以,太陽一篇(應該包括痙濕暍篇在內),范圍也就很大,用藥也就多樣化,它不是僅僅討論傷寒中風,而是泛論五氣病的初起現象,在中醫來講,對疾病的“傳次”(發展)認識,是有它一個規律的,凡是外感五氣之邪,大致都是從表入里,由淺及深,這樣,對太陽一經,也必然要照顧到多方面了,假如丟掉五氣,而光談六經的辨證論治,在太陽一經,就會無從著手,如此學習,不僅不能體現出《傷寒論》的真正精神,而且會走上一證一方一藥的機械道路,最后并且會對傷寒論產生錯覺(認為古書處處是偽誤的)。況且仲景序文里面,明明指出:“夫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藏”,即經文里面,“亦有肝乘脾名曰縱”“肝乘肺名曰橫”等記載,至于他在色診、脈診、聞診等,很多地方是五行體系的,所以,仲景之書,是運用五行學說的,同時,還可以找個旁證,來充實我們的意見,大家知道,仲景是表示要做一個祖國醫學歷史人物的繼承人的,從他的語氣來看,倉公而下,就是他了(見《傷寒論》序文),但是,倉公是善于運用五行的,史記載他診斷齊丞相舍人奴一個例子說他看到舍人奴的氣色,“殺然黃,察之如死青之茲”,他就判斷舍人奴是“傷脾”之病,至春當死,因為,“病者胃氣黃、黃者土氣也、土不勝木、故至春死”,結果不出他的所料,這個例子,描寫倉公在臨床上運用五行,是何等熟練而生動,仲景想做他的接班人,難道對這許多成功經驗,會閉目塞聰,硬著頭皮反對的嗎?揆情度理,仲景是不會見善不取的。因此,也可以推斷,仲景是運用五行的,不過,經典著作,鉆研比較艱苦,如其輕涉淺嘗,對祖國醫學學術上的許多問題,是不容易認識的。所以對第一個意見,有必要提出來加以商榷。

      至第二個意見,亦是令人模糊的,理論與臨床、如何分割開來?難道理論不是為了臨床工作?臨床工作是不要理論的嗎?當然,我們并不否認,過去是有這樣事實,有部分臨床家,是缺乏理論的,亦有部分理論家,做臨床工作是不夠滿意的,但要知道,這種偏向,是舊社會制度造成的,這種現象,亦不是正?,F象,而且這些偏向與現象,在某種程度上,造成了中醫學術不能進一步發展的一個原因,今天環境改變了,我們大家認識亦提高了,難道還不接受過去的教訓,故意再走失敗的老路嗎?我想同道們是不愿意這樣去做的,但是,為什么在今天,畢竟還有人要提出這樣的意見呢?我們也不能不仔細分析,這種意見的提出,可能是別有用意的,他并不是什么承認理論,內心是不要理論的(當然尤其是五行),不過礙于正理,不敢直接提出,姑隱其詞而已,中醫不要中醫理論,這是一種難受的諷刺!但我們也不能不注意,許許多多以藥試病,產生的醫療事故,給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應該引起這一部分同道的足夠正視,所以不要中醫理論,是錯誤的,第二個意見,卻包含有這樣內容,它不利于中醫學術的發揚,所以我們認為應該提出來分析的。

      最后談一談我們對五行問題的看法,就正于同道們,如上所述,五行學說是很早就結合于中醫學的,逐漸發展,五行學說,已滲透和裝備了中醫學,成為中醫學不可分割的體系了。同時,研究中醫,發揚中醫,不僅應該承認這個學說,而且不能脫離這個學說,否則,就不能懂得中醫,也不易做好中醫工作。因為,這里有它的客觀情況,就是幾千年來,它存在于中醫學中,而且祖祖輩輩就運用這個學說來總結他的經驗,演繹他的知識的,它決不會由于個人的好惡,就改變它的存在。最緊要的,即使把五行反掉了,恐怕憑少數人的智慧,一時還不可能拿出一個更好的東西來代替它。所以,我們認為,中醫里面是有五行,五行是中醫的理論體系,不僅應該承認它,而且要加以研究和發揚!

      是不是五行學說就永遠不可變動?中醫除了五行,就沒有其他了呢?我們的看法,亦不是這樣的。因為,五行學說,是有它的歷史條件限制的,有它的局限性,如原始五行說,亦是一種古代樸素唯物主義,到了后來,并且在其他方面,摻入了一些主觀唯心意識,對醫學來講,不可能完全沒有影響,即在某些地方,亦有理論跟不上實踐的情況,所以,五行學說是有它一定的缺陷的,還有待于改進。不過,它既有如以上所提出的客觀事實,能夠存在于中醫中數千年,而且祖祖輩輩運用它,直到現在,我們還在掌握和使用,亦可以說明它在醫學上是具有很大的合理性的,以個人的臨床體驗來講,亦深信這個事實,它不是可以盲目反對的。同時,對任何一門學術來講,進步與發展,亦只有從原有基礎上逐步提高,并不是主觀幻想,粗暴割裂所能成功?,F在我們能夠發現它的缺陷,不滿足于這些成就了,那么,怎樣去進一步的改善與提高,使它達到更完美程度,責任就在我們肩上。所以,今天的問題,是如何總結和接受它的成功經驗,又如何正確對待它的缺陷和改進缺陷,使祖國醫學的理論體系,從原有基礎上推進一步,這是我們應該采取的學術態度。假如不是這樣,不加研究,不問好壞,一攬子反對,不僅在學術上可以造成損失,最大的是不能夠完成黨和人民交給我們的光榮任務——發揚祖國醫學,也不能夠實現我們近百年來艱苦奮斗,追求進步的理想的。

       

       

       

       

       

      丁光迪論內科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

       

       

      友情鏈接

      女人ZOZOZO禽交